时雨Drizzle

【沙雕文】用函数的方式打开瑞金


金:格瑞格瑞~书上说的这个渐近线是什么意思啊???

格瑞:简单来说就是函数图像和它可以无限接近,但永不相交。

金:我懂了!比如我是直线x=0,你是f(x)=lgx,你就永远取不到我。

格瑞:hummm说法有点问题,差不多是这个道理,但是……

金:噢!明白了!谢谢你啦格瑞~【跑远

格瑞:……


    多年以后,金(在格瑞的帮助下)终于通过了毕业考试。毕业典礼上,格瑞在金的同学录上这样留言道:
    其实那天你说错了。如果你是直线x=0,那么我应该是函数f(x)=x且x≤0。
   
    可是金是一个学了就忘的单纯少年,所以他并没有看懂这是什么意思,格瑞也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让我们来想想函数f(x)=x且x≤0有什么特点呢?
    他从负无穷开始笔直地向唯一的他奔去,沿途所有的实数皆如过眼烟云,未曾变向,未曾停留。对x=0,一生只取一次,娶到后他就寸步不离。

>>>>>>

    十年过去了,格瑞此时是闻名宇宙的数学家,他所创造的新算法,证明了f(x)=lgx中x值可取0,而这种为人类文明发展作出极大贡献的算法,格瑞用爱人的名字为其命名——叫金氏算法。
   
    看到了吗,金?无论线路是笔直还是曲折,无论证明的过程是平坦是坎坷,就算从正无穷一路曲折,就算在凡人眼里看怎么都不可能,结局永远是一样的。正如x可以取到零,我也可以娶到你。





————————————

    高中狗数学考试的时候突然想到这样的沙雕梗,源自老师上课经常说:“这个零能取吗?这个零取不了!”
    于是考试就凉了,谨以此文报复社……【划掉】抗议数学的高难度【哭

    对了,如果逻辑有问题,请千万谅解,您要知道我可不是什么学霸【再哭

   如果看不懂,可以百度一下对数的函数图像,另外直线x=0其实就是y轴啦。
   

【雷安】不,你不想

新手自嗨型预警,不敢耽误大家时间,想看好文章的话还是左上角吧【心虚

>>>>>>>>>>>>

    这一年安迷修十九岁,雷狮十八岁。
    “雷狮,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安迷修看着被雷狮弄得乱七八糟的房间,一脸抓狂。

    雷狮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冷笑一声,十分肯定地反驳:“不,你想。”
    说着便凑上去,熟练地吻上了他的唇。
    安迷修急忙把他推开,不经意对上雷狮的目光,那人的笑容带着挑衅。
    “不服?有种吻回来!”
    “哼,恶党,谁怕谁……”
    岁月静好,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流动的光线从发梢滑落,洒在地上如同金色的影子,何处飞来的蝴蝶无声地落在二人的肩头。茶桌上一杯清茗袅袅生香,水雾在空中弥漫开来,是难以言说的梦幻。

    “找到彼岸花海,就赶紧回来,听见没!”
    “知道了,去去就回。别太想我哟——”雷狮顺势搂上了安迷修的腰。
    “想的美,怎么可能!”
   
    “那么,一路顺风,雷狮。”

   

   >>>>>>>>>

    安迷修阅尽千帆,他在等一艘海盗船。

    “雷狮,我有点想见你了。”云层下的阴影,掩盖不住安迷修疲惫的面庞。
    “不,你不想。”雷狮唰地站起,快步走到他面前,身体微微前倾,威胁似的盯着他那双略显混浊的绿眼睛。
    他又凑了上去,却与安迷修“擦身而过”。
    顺带一提,这一年安迷修八十九岁,雷狮十八岁。
   
    安迷修对近在眼前的一切浑然不知,缓缓地在一块刻着字的石头面前坐下,抹去了侧边的青苔,献上一束白玫瑰。
    他只觉得迎面吹来一股风,暖暖的,带着熟悉的味道。风中,尘封近七十年的记忆如汩汩涓流涌入心房,顷刻间眼底便尽是那人的模样。
    于是他慢慢闭上了眼,以黑暗为银幕。

    “一路顺风,雷狮。”
    记忆中的清茗仍暗香袅袅,而现实已是人走茶凉……
    吗?
   
    有人影晃动。
    “雷狮?”安迷修瞥见视野边缘晃过头巾一角,猛地站起来,转过身去。
    目之所及是,无边的花海簇拥着一位意气风发的少年。少年对着他挑衅般笑着,阳光铺在脚下,而蝴蝶停在他的肩头。
    于是他狂奔了过去,身轻如燕,混浊的眼底重新闪着绿莹莹的光芒。
    他久违地感到了无比的欣喜。

    正如那时,他还未曾逝去,而他也仍是少年。


    世界上总有两个几乎完全相同的“人”,他们之间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人有质量和体积,看得见摸得着,另一个却相反。
    所以白玫瑰前的安迷修并没有站起来,他一动不动地坐着,像饱经沧桑而岿然不动的岩石。


>>>>>>>>>>>>




不想写作业,随手撸了篇小短文(ಡωಡ) 文笔太差实在没味道,但是在我的心里,真的是一幅极美极美的画面。没别的,就雷安万岁!!!

【沙雕雷安文】你这恶党真难懂

上课的时候突然想到的(ಡωಡ) 很无脑,写出来只是为了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ooc使我快乐!

>>>>>
年轻有为的教授正在台上口若悬河地做着演讲。这是一次大型的演讲比赛。台下一排评委中,有一位坐姿极其奔放。

安迷修:众所周知,……【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雷狮:你等会儿,凭啥这么说。
安迷修:这有什么凭啥的,不就跟一加一等于二一样是个常理吗!
但雷狮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
雷狮:你倒说说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
安迷修:……
雷狮:哈,你这沙雕说不出来吧!看我不扣你的分。

安迷修在心里给他的这位老相好默默竖了一千次中指。

安迷修心如死灰地回到办公室。根据雷狮多年跟自己作对的习惯来看,他毫不怀疑自己的恋人会热情地在分数那栏里画一个线条优美的圆圈。

助手埃米推门而入:“安教授,恭喜你在演讲比赛中荣获第一名!您看,所有的评委居然都给您打了满分!”
“谢谢啦。”安迷修紧皱的眉头终于解开了,雷狮啊雷狮,你还是没捣乱成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会儿?所有的评委???
安迷修怀疑了一会儿人生,掏出手机,给一个人发了条短信:
“你这恶党真难懂:)”